台中的台灣塔及清翠園

低碳生態和人文輝映的臺灣塔與清翠園 – 讓臺中將以傲人的建築站上世界的舞臺

國家的競爭力,取決於城市的競爭力。過去,面對各大國際城市競爭,台中市雖然有深厚的工商業基礎,陸、海、空港也齊備,偏偏缺乏一個足以識別的焦點,將自己行銷出去。

但是,未來十年內,這一切都將改觀。台中市政府規劃打造的新都會【大宅門特區】(水湳生態經貿園區)內,將出現兩項觀念領先全球的新概念建築:「臺灣塔」和「清翠園」。

 

台灣塔改寫高塔舊定義 不以追高為主

台中市政府都發局局長何肇喜說:「二十世紀的高塔建築,由巴黎鐵塔揭開序幕;然而,在當下的二十一世紀,將會由台灣塔率先獨領風騷,改變世人的概念和想像!」

臺灣塔的外型,和傳統印象中一柱擎天的高塔全然不同。它有三個立面,從上空俯瞰,就像一塊巨無霸起士蛋糕,被宛如榕樹氣根般的鋼柱撐起,傲立於下方園的綠地之上。

何肇喜說:「整個二十世紀,人類都在追求『世界第一高』,要陽剛、要直達天際、要征服自然、要高科技。」「可是二十一世紀的我們,思維要改變,不該再盲目崇拜高度,要學習陰柔與環境和階共處。」

國際間,不管是哪棟高樓、尖塔,蓋得再高,總有被追上的一天。真正足以和城市彼此榮耀的建築,不是盲目追求高度,而是要能傳達出自身願景者。巴黎鐵塔如此,東京鐵塔如此,未來,臺灣塔也將如此。它要告訴世界,低碳生態和人文創意,就是台中市寫給未來的新生活宣言。

臺灣塔,它擁有能夠調節溫度的魔力,靠的不是耗能的中央空調系統,而是最吻合自然的方式:它的鋼柱,直通地底下攝氏二十度的恆溫層,因此,只要透過簡單的冷熱交換原理,就能平衝地層上下的溫度,冬暖夏涼的效果彈指可得,不耗費其他額外能源。

至於台灣塔的頂端,則是一座大型的空中花園,漫步其上,可以呼吸滿園綠意,並可遠眺台灣海峽和整個中部地方。日本建築師藤本壯介團隊,以盤根錯結的榕樹為意象,在距離地表三百公尺的高空,讓台灣島嶼形狀的綠洲飄浮起來,體現了視覺之美,還喚醒台灣人民在榕樹下遮蔭乘涼的共同記憶。

台灣塔底還將興建一條2-4公里向上迴旋的徒步走道,讓來玩的人可以一路散步到塔頂的空中花園,甚至還可以讓新婚的伴侶舉辦空中婚禮。如果樑柱間作適當的安排,在半空中作馬戲團表演也是有可能的事。在鋼柱的外層加裝LED,還可能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城市多媒體螢幕。

 

造一座公園 創造公園的新價值

敢於想像,就沒有不可能的事。其實,台灣塔即將落腳的大宅門特區,曾經只是一座閒置、乏人問津的舊機場。但在2017年臺灣塔啟用之前,這裡將獲得重生。園區內會出現一萬多棵樹,成為中台灣的綠色肺泡。其中,位於台灣塔下方,園區中植樹最多的綠色地帶,有個雅名叫「清翠園」。

乍看下,清翠園和一般城市的中央公園似乎沒什麼兩樣。但是它的設計概念,卻和台灣塔一樣,走在世界的最前沿。清翠園的每一個角落,都有不同的微型氣候可以帶給遊園者迥異的感官感受。不管你偏好是涼快、濕潤、清新或乾爽,都能在這裡找到屬於自己的一角。

要創造出如此不同的感受,並不需要什麼高科技,卻要耐下心來,好好跟大自然對話。首先是樹種的選擇,要因地制宜。比方說,能夠調節空氣污染的植栽,就適合栽種於老人、小孩行走的步道上;而榕樹能吸收濕氣,營造乾爽效果,擺在運動步道兩側就很合適。只要巧妙的運用大自然原理去調節氣候。人體的感知是非常微妙的,一點點合適的改變,就能塑造出極大的舒適感。

園區中,有數十個微氣候裝置,穩身在隨處可見的公園設施中,是微氣候調節的幕後功臣。比如在烈日曝曬處,有稱為「地下風」的微氣候裝置將熱風吸入地底,排出時就成為涼風了;而太過乾燥的地方,只要架設噴霧器等微氣候裝置,濕潤的效果就能輕鬆達到。相關電力需求,百分之百來自太陽能。這塊城市綠肺,不但減碳,而且節能。

臺灣塔和清翠園,就是未來台中要遞給全世界的新名片。用實際行動,讓國際看見台灣人民的創意和願景,以及邁向生態永續發展的決心。(文:改自台中新聞局廣告)

 

我說…

因為看過「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」讓我對於拍攝地點產生興趣,故而找到水湳這個地方,才知道這個地方即將建設出「台灣塔」及「清翠園」,除了這兩個地標以外,拍攝「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」的地方,也可能成為「中台灣電影推廣園區」,這裡也將有「圖書館、美術館及城市博物館」加上附近有逢甲、七期及國際棒球場,這個地方將成為全台中最精華的地段,我相信以後來這裡可以玩好幾天都覺得沒問題的,行程上也很好安排,因為南來北往都一定會經過台中。

加上台中捷運的完工,台中的方便性讓人也想在台中定居呢。



來訪數: (839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